为何贾宝玉爱的是林黛玉,而不是薛宝钗?

位置:主页 > Y逸生活 >为何贾宝玉爱的是林黛玉,而不是薛宝钗? > 时间:2020-06-15 浏览:153次 点赞:314条

被视作恋爱小说之最高峰的《红楼梦》,其最精采最核心的部分,无疑要数对贾宝玉与林黛玉、薛宝钗之间的三角恋爱的描写。在分析这三人的恋爱之前,首先让我针对①贾家中究竟住着多少美少女、②为何我会把宝玉的恋爱对象範围缩小至此二人的这两个问题,作一个简洁的说明。

说起美少女的人数,首先可数出太虚幻境的簿册所记贾家三十六位绝世佳人,即生于金陵(南京)并被誉为金陵十二钗、十二副钗、十二又副钗。此外,加上脂砚斋评语中所提到的三副十二钗、四副十二钗,总人数多达到六十余人。而除了主要女性人物形象之外,如果再加上书中有姓有名的丫鬟及其他次要女性人物,总人数更是达到了将近九十人。而且其中多数人物都居住于大观园这个主要舞台之中。

那幺,到底又有多少美女曾与宝玉恋爱过呢? 如果把恋爱的定义放到博爱这一角度来看的话,由于宝玉对于身分卑微的女性也很温柔在意,理论上来讲无论与谁都有可能谈恋爱。但是对于贾家来说,真正能够与宝玉谈上一场对等的恋爱,甚至是与之结婚并成为正妻候选人,在稍加甄选之后就可知没有几个人能符合这一条件了。

首先,根据当时「同姓不婚」的婚姻制度规定,宝玉是无法与堂兄妹结婚的。在把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等贾家小姐们排除后,剩下的表兄妹中只有薛宝钗、林黛玉、史湘云、李纹、李绮、薛宝琴、邢岫烟七人可以成为宝玉的正妻候补。然而,李纹以下诸女子,不但门第稍逊,与宝玉的关係也相对疏远。其中,薛宝钗的堂妹薛宝琴虽然有曾被想过许配给宝玉的念头,但却因已和梅翰林之子婚约在先只得放弃。

同样,李纨堂妹李纹也早已定亲。此外,宝玉的母亲王夫人还曾考虑过让李纹妹妹李绮嫁给甄宝玉。至于邢夫人的侄女邢岫烟则在续作中(第八十一回之后)嫁给了薛宝琴的哥哥薛蝌。如此一来,剩下的其他人身分都不外乎是丫鬟。虽然宝玉一人就有近二十名丫鬟服侍,但是无论这些丫鬟们如何受到宝玉的疼爱,即使能许给宝玉也就只能做妾陪房。因此,虽然贾家与大观园中来往着众多美少女,但能够有资格成为宝玉夫人的,却只有居住于大观园内的林黛玉、薛宝钗及住在其附近并时常往来于贾家与大观园的史湘云三人而已。

然而,在此三人中还可以进一步排除一名,那就是史湘云。这是因为史湘云一开始并不住在大观园,所以比起宝钗、黛玉二人,与宝玉的亲密程度上就要稍逊一筹。如此一来,在宝玉身边并受到贾母疼爱的薛宝钗与林黛玉,也就成为了宝玉夫人的最终人选。要之,《红楼梦》中虽然穿插了诸多美少女与贾宝玉之间产生爱恨纠葛、情感沉浮的小插曲,然在小说设定的大环境之下,毕竟只有薛宝钗、林黛玉这对宿命情敌才是宝玉恋爱的真正对象。结果是宝钗最后胜出成为宝玉夫人,黛玉因情而殇,然逝也悲胜也悲,黛玉一颦一笑最终还是永远铭刻在了宝玉心中,导致宝玉最后还是抛弃宝钗选择出家逃避。也正因如此,才不乏有学者认为《红楼梦》是一部以描写贾宝玉与林黛玉之悲恋的情爱小说。

林黛玉、薛宝钗是什幺样的女性形象

那幺,被设定为贾宝玉恋爱对象的林黛玉与薛宝钗,又是两位什幺样的人物形象呢? 作为《红楼梦》女主角这两个形象可以说已经鼎鼎有名了,本无须于此再作赘言。然而,考虑到一些不太熟悉《红楼梦》的读者,还是让我于下对这两个人物形象性格情感之异同做一些简单的分析吧。

首先,在年龄设定上,林黛玉比宝玉小一岁,而薛宝钗比宝玉大两岁。

其次在容貌上,林黛玉身材苗条,貌若西施,清纯似水。宝钗则身态丰韵,举止如杨贵妃。虽然二人类型迥异,但都不失为绝代佳人。

举止上,黛玉我行我素,自然洒脱,柔弱之中又暗含奔放。而宝钗却是端庄典雅,举止稳重。

言辞上,黛玉从不掩饰自己的心理起伏,直来直去,一针见血甚至尖酸刻薄;而宝钗却深谋远虑,小心谨慎。

二人在文学才能上,黛玉天资聪颖,是个天生的诗中高手,而宝钗虽然也极富诗才但却深藏不露。

性格方面,黛玉虽然纯真率直,但也有乖戾不正、孤高超俗的一面。而宝钗却是温和稳重,深得中庸之道,八面玲珑,坦然大方。

健康方面,黛玉身体羸弱,多愁多病,长期患有肺痨,一看即是位非长命人。而宝钗却健康朝气,安定坚强。

家庭方面,黛玉父母早亡后被贾家的祖母(贾母史太君)收养,是一位孑然一身的不幸女子。而宝钗却同母亲和哥哥一起,随着自己姨妈(宝玉的母亲王夫人)住进了贾家并过着相对优越的生活,但同时又是一位外贤内惠的端庄女子。

两相对比之下,不难看出,随着小说情节的发展,越是接近尾声,黛玉就越来越不被众人看好,而宝钗却越来越得到贾家的信赖与好评。与之平行的是,随着为宝钗说好话的人越来越多,黛玉的病也愈加沉重。与之相反的是,宝玉心中爱情的天平,不是随众人之口倒向了宝钗,却是逐渐偏向黛玉,并且两人之间的感情日益加深、最终导致无法自拔,阴阳两分。

贾宝玉恋爱的特徵——从友情发展为恋爱

提到恋爱的种类,司汤达在《恋爱论》中曾以形式区分的方法将其归纳为「激情恋爱」、「趣味恋爱」、「身体恋爱」、「虚荣恋爱」等类型。不过,我认为贾宝玉恋爱是一种只属于性别认同障碍者的、十分特殊的类型,不能以从人世间普通恋爱的角度去研究。对于这一问题,虽然在前文也多少已经有过一些触及,然而在此,我想来再做一个较全面的、系统的分析与论证。

首先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贾宝玉的恋爱,或是基于友情,或是因交友程度加深而转变成恋爱意识,都没有与对方发生过性爱关係。这是因为贾宝玉虽是男儿之身,但是却有一颗女儿之「心」。所以,在恋爱对象都是女性的这种情况下,他与对方的恋爱最终也就只能演变成一种更类似于「同性」友情的无性之爱(下文简称其为「友情之爱」)。

不过,无论是对普通人还是性别认同障碍者,恋爱的过程应该还都是大同小异的。为了便于说明,我将贾宝玉恋爱程式做了一个梳理排列于下,以供参考:

从与异性(虽说是异性,但是对于宝玉来说应该属于同性的女性)玩伴关係中产生友情。在关係好的玩伴之间萌生友情之爱。随着友情之爱的加深,两人达到一种情投意合的境界。萌生爱情,进入了恋爱状态。萌发出强烈希望于对方结婚(无性之纯精神婚姻)的念头。

贾宝玉与女性的交友的动机,无疑出发于一种希望亲近那些「同性」伙伴的心理。而如前所述,由于宝玉「体贴」入微,很容易获取女孩的芳心,成为朋友,又进一步演变成类似一种「同性」的友情之爱,达到一种心有灵犀的状态,难捨难分,于是进一步再演变成了所谓的恋爱了。

然而,这一恋爱的整个过程其实都与对方之性的魅力和性爱幻想毫无关联,归根到柢,不过是一种友情的深化。即使是最后谈婚论嫁的阶段,贾宝玉还是希望将友情之爱的形态转换为结婚形态,甚至幻想将这种无性的关係永远维持下去。

在恋爱中「情投意合」的重要性

贾宝玉的恋爱至结婚,我认为,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③之「两人达到一种情投意合的境界」。确实,对于恋爱与结婚来说,「情投意合」或是「心心相印」乃是天经地义。然而,对于宝玉这样的性别认同障碍者形象来说,这就反而成为了一个最不容易到达的境界。

大家都知道,即使是在现代社会,男性在面对恋爱或是结婚时,一般也会比较重视对方的容貌、能力、财产、健康、出身、门第等等。当然,也不乏有倾心于那些与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或是拥有自己所没有的、可以帮助自己成长的情况。然而,我认为宝玉的婚恋并不属于上述一般模式。作为当时社会的一般观念,「男女有别」、「夫妇有别」,即男女双方需要分担社会给予自己的性别任务,而在宝玉的婚恋之中毫无这种对于一般士大夫所应有的、理所当然的自觉意识。他总是希望自己毕生都能持续一种与相处愉快、情投意合之人以及相互认同的知心朋友保持一种开心玩耍的生活状态。

对于宝玉而言,最重要的结婚条件,是对方不要求他履行社会所规定的男性义务,当然也包括性别义务与社会地位等等。如果对方不能对这一条件予以认可,也当然就无法成为宝玉心中的结婚对象。也就是说,在选择自己的意中人时,宝玉本人持有一种很强烈的、非现实的自主心理。这与现代之自由恋爱竟不无几分相似之处。

那幺,能与宝玉达到「情投意合」、「心心相印」状态的女性,又到底是谁呢? 想必除了林黛玉之外也别无他人了。这可反映在曹雪芹在描写对宝玉与诸女子交往时所选择的语言之上。要之,除了黛玉,即使是薛宝钗与史湘云身上,曹雪芹也没有用过诸如 「情投意合」、「情意相投」、「心情相对」、「情发一心」、「一个心」等词语去形容他们之间的感情。由此亦就可看出作者的良苦用心。

以下就让我们来看看几段具体的宝黛恋爱的描写。在第二十九回中,作者形容林黛玉道:

第六十四回云:

从上两则文字可以看出,对于宝玉来说,恋爱乃至结婚之最重要的条件之「情投意合」、「心情相对」,只适用于林黛玉。而其他的世俗的择偶标準,诸如容貌家世、健康开朗、家务理财等等,对于宝玉来说不仅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成为了他与黛玉结婚之巨大障碍,给他带来的只能说是痛苦与折磨了。

宝玉与黛玉共通的「癡情」

那幺,宝玉与黛玉为何会如此的「情投意合」呢? 他又为何会对这样一个体弱多病又神经兮兮、性格「乖僻」的黛玉如此着迷呢? 其中要注意的是,他的爱情,不同于一般人之追崇奇人异士的心理,乃是因为其与黛玉已经达到了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境界。我认为,宝玉与黛玉由于都拥有异于常人的性情,即「癡情」、「癡病」(第三十二回脂批回末总评云:「宝玉黛玉之癡情癡性,行文如绘」),互相都以「癡情」来最为评判事物的基準及行为规範,所以互相才会变得如此心心相印并且难捨难分。

到底何谓「癡情」? 究其根本,宝黛之间所谓的「癡情」,就是以不把世俗功名以及荣华富贵等价值观作为自己判断事物的依据,也不受所谓的世间正统封建礼教所约束。此外,他们的内心也没有被贪财好色之类的势利行为所毒害。换而言之,也就是是一种「情癡情种」所应该怀有的纯真廉洁、天真烂漫的情感。再详细一点说,就是一种纯洁无邪的真性情,是一种未被男权社会为根基的、世俗社会中既成的道德法则和观念所污染,也未被一般男性思维方式以及行为模式所左右的性情。我认为,这便是《红楼梦》所云的「儿女之真情」。

由此可看出,从广义上说,宝玉其实爱的不仅仅是林黛玉一人,对于作为林黛玉替身的晴雯、紫鹃以及女伶芳官等诸位与众不同的女性,宝玉也无一例外把她们当作自己的知己予以百般怜爱。究其原因,亦不外乎是因为那些女子们都拥有着反抗礼教社会及世俗常识的奔放性格,身上都带有一种不受男权社会规则所束缚之「儿女之真情」的缘故。

宝玉的恋情偏向黛玉的原因

另一方面,薛宝钗与林黛玉不同,不但身心健康,而且还拥有健全的社会常识以及贤惠情操。如果从操理家内家外务等方面来看,恐怕谁都会觉得在婚姻大事上宝钗肯定是不二人选。然而,偏偏宝玉却不这幺想。他虽然被迫与宝钗结为了夫妻,但始终没能与她达到心灵相通、两情相悦的状态,最终还是抛弃了家庭并选择了出家逃避。宝玉与宝钗在结婚之前交往甚密,并且也常常为其美貌智识所倾倒。为何在结婚之后,二人却始终无法圆满相处呢?

对此,一般的解释为:虽然林黛玉红颜薄命,但宝玉对于这位意中之人的用情太深,以至于无论如何也难以忘却。同时,宝玉也无法从背叛黛玉而与宝钗结婚后所产生的羞愧之情解脱出来。确实,无法与意中之人结婚而导致对其念念不忘的现象在现实中也十分常见,且这种现象因为比一般婚姻更富有浪漫色彩,更是常常被选作为文学素材。

只是上述的这种解释亦有难解之处。如女伶藕官曾提到过「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丢开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礼,死者反不安了」,对这句话,宝玉不由自主地欢喜悲歎,称奇道绝(第五十八回)。如果真如藕官所云,宝玉在与宝钗结婚之后,虽然忘不了黛玉,但也并不妨碍他与宝钗的幸福生活。而宝玉却未如藕官所云,最终捨弃了家庭之后并皈依佛门。而这一行为,对于宝钗来说,难道又非一个无情无义之举吗?

在我看来,宝玉与宝钗不能圆满相处当别有蹊跷,也就是说,作为性别认同障碍者形象的宝玉,其天性即与宝钗无法相容。要之,黛玉与宝玉的一拍即合是与生俱来的,而宝钗的气质却恰恰与其相反,这才导致了这一众人皆悲的结果。因此,在宝玉看来,知书达礼、贤淑良惠等宝钗的这些旁人所谓的种种优点,反倒成为了宝玉无法与其融洽相处之最大要因。我将这些因素大致归纳为以下三大点:

    宝钗以儒教宣扬的妇道贞操为重,同时又拥有作为女子应当具备的妇德,是一名让人无从挑剔的出色女性。宝钗不像黛玉般 「癡情」,也不会根据女性自然而发的「儿女真情」去行事,而是遵从社会上的一般常识观念,察言观色,而且尽可能循规蹈距,量力而为。宝钗相信自己的一切所为均是为了宝玉着想,希望将其改变为一名能够独当一面、精明能干的士大夫。因此,她经常以所谓的「正言」、「正路」对其进行劝谏。

上述三点,如果还只是停留在友情阶段,对宝玉来说还是可以忍受的。然而一旦进入了婚恋阶段,这便成为了阻碍性别认同障碍者的宝玉与其到达「心之一致」(「一个心」)状态的巨大要因。其中,③之以要求宝玉履行作为男性之社会义务为最甚。我认为,这是阻碍宝玉与宝钗无法达到心灵相通的最大因素,下举数例予以说明。

第三十二回,有一段描写薛宝钗与史湘云等规劝宝玉多学习经国济世之学问并积极与达官贵人多加交流,宝玉则以林黛玉为挡箭牌予以反驳。这段文字可以说极为典型地凸显出宝玉与这几位姑娘之间的性情异同,其文如下:

又第三十六回,在大观园中整日游手好闲的宝玉受到宝钗规劝后,说了如下一段话:

由此可知,宝玉的生活圈本来就脱离于男权社会之外,所以无论旁人如何要求他像男人一样变得成熟可靠或是履行男性的社会义务,自知无法改变自己的宝玉也就只有选择逃避。要之,越是规促宝玉进步就越让他感到生不如死,成为其无法根治的一个痛点。在这一环境之下,承认现实之自我存在的林黛玉,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宝玉的意中人。而与之相反,薛宝钗与史湘云,则不可能成为宝玉心中的结婚对象。虽然看起来宝玉苦恋黛玉似乎是故意抗拒周围人的一面,其实对于宝玉来说,除了黛玉,他再也无法与他人到达心灵相通的境界了。

过去曾认为宝玉之所以抛弃宝钗与麝月而选择出家隐遁,是由于其性情之中含有一种无法为世间所容忍的乖戾之气。对于此,庚辰本第二十一回脂批云:

「悬崖撒手」乃一句禅语,见用于《景德传灯录》、《碧巖录》等禅籍。其意为「抱着撒手跌落悬崖的决心行事」。脂评认为宝玉天性含有一种绝情之毒,然而,宝玉果真是如此无情无义吗?对于这一评价,至少根据我的研究是无法予以赞允的。在我看来,不但世间误解了宝玉,连脂砚斋也没能完全把握到宝玉的真正本质。我始终认为,宝玉并不是对宝钗或麝月失望而抛弃她们,而是因为自己作为性别认同障碍者,无论是在家庭还是在社会均无法履行一个作为男性应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最终也只能无奈选择「悬崖撒手」,出家逃避。我认为这才是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

总而言之,如果不从性别认同障碍者的角度去分析宝玉的恋爱及心理的话,就会对小说中的很多描写感到云里雾里,无法予以一个清晰的阐释。

宝玉的恋爱特徵——「博爱」还是「专爱」?

关于宝玉的恋爱到底是属于将自己的爱情分给多位女性的「博爱」,还是属于将自己的爱情全部倾注于一名女性的「专爱」这一问题,常常会引起争论。依我看来,宝玉的恋爱基本上属于「博爱」。然而,宝玉的「博爱」与我们所谓的色鬼或是好色之徒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爱中并不带有性冲动或是情色欲望,而更像是一种关係亲密的玩伴之间的友情,或是在此基础上深化后的友爱。并且,宝玉在自己心中认为这是一种女性之间所特有的友情之爱。因此,他虽然被世间认为是一位多情多爱的花花公子般的人物,但是他的情全部都出发于友情,同时又止于友情。

那幺,如果要说宝玉的爱中不存在「专爱」,那也是不正确的。当友情之爱进一步加深,便达到了一种心灵相通的状态,也就是所谓的「专爱」状态。我认为对于贾宝玉而言,只有林黛玉与他的关係到达了这种状态。因此,他既有「博爱」的一面,也有「专爱」的一面。而在宝玉的众多爱恋之中,只有对于林黛玉的爱属于「专爱」,对于其他众多的女性来说,基本上都属于「博爱」。

书籍介绍

《《红楼梦》新解:一部「性别认同障碍者」的乌托邦小说》,联经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合山究
译者:陈翀

日本红学界最新研究成果《《红楼梦》新解:一部「性别认同障碍者」的乌托邦小说》,探讨经典名着《红楼梦》,解读作者曹雪芹。

合山究教授的专着《《红楼梦》新解》是日本红学界最新的研究成果。书中大胆地以主人公贾宝玉为性别认同障碍患者的观点,探讨红楼梦作为一部「性同一性障碍者」的乌托邦小说之文学地位。

作者合山究以此前汉学界从未採用的心理学分析,以性别认同障碍(GID)剖析贾宝玉的人格特徵、行为举止等,以此解释《红楼梦》中众多疑团。他更深入探讨《红楼梦》的结构及中心情节,找出此经典巨着的真正主题及曹雪芹的创作意图。

在《《红楼梦》新解》一书中,合山究教授认为过去文学分析常以社会小说或政治批判小说的观点出发,将贾宝玉看成一位没有男人气概的软弱形象。实际上《红楼梦》描写的是一位无法适应当时的男权社会、带有今日之性别认同障碍者特徵的富贵人家子弟,爲了摆脱穷愁落魄的心理压力,以自己少年时代所经历过了某些快乐生活片段爲素材,加以文学的想像所创作的一部虚构小说。主要舞台之大观园女儿国乃是一个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乌托邦,书中的情节也着眼于「闺中之情」,以描写贾宝玉与衆女子之交游场景爲主体。合山究教授表示这部小说可说是具有性别认同障碍者倾向的曹雪芹,试图通过贾宝玉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营造出一个满足自己心中憧憬的与美丽如仙的佳人相伴的乌托邦。因此,《红楼梦》乃是一部虚构的「性别认同障碍者」的乌托邦小说。

为何贾宝玉爱的是林黛玉,而不是薛宝钗?